含烟(伪骨,强制爱) - 82.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他这么说,目光却落在她的唇上,其中的意图显露无疑。虽是询问姿态,可明显是不容拒绝的,含烟短暂犹疑的功夫,温屿已经俯身贴了上去,浅浅啄吻她的唇角,然后往旁侧了侧,流连于两片唇瓣,轻轻含咬。
    呼吸猝然加重,温屿捧着她的脸,冷静自持这一刻完全土崩瓦解,全是叛乱的欲和对她的渴望。含烟深吸了口气,平复着被这一个缠绵的吻打乱的心跳,竭力忽视他眼中快要溢出的情愫,手探上他的衣服,轻轻捏住腰际的边角。如果有人此时从旁边经过,定会认为这是一对即将分别的情人,那样缠绵悱恻,那样难舍难分。
    一出声,含烟才发现自己嗓子也有点沙哑:“不是要亲么,那就快点。”
    话落,温屿深深凝视她的眼睛,或多或少带了些难以置信的意味。在他开口说话之前,含烟垫脚主动送上自己的唇,气息相融,他们彼此的唇舌在一方狭小的空间紧紧交缠。
    含烟整个人被他抱在怀里无法动弹,承受不住他近乎野蛮的侵入,身子迫不得已地后仰。口腔全是他的味道,柠檬味的糖果,薄荷香,烟草气,含烟想,他在见她之前一定抽过烟,又为了遮挡气味吃了一颗糖果,即便遮掩,还是能被她一眼看穿,在这方面,他是个生手,骗不倒她。
    说来也许好笑,他们在做着男女亲密之事,可两颗心却相距甚远,成了两条永不会交叉的平行线,遥遥相望,遥遥无期。亲够了唇,温屿扯开一小块她的衣领,头埋下去,开始细细密密亲吻她的侧颈,他清楚她最受不了哪里,就故意加重力道,含烟难以抑制地轻哼一声,听觉越来越弱,最终归于寂然,取而代之是脖颈传来令她无法承受的一次次颤栗。
    她说够了,他却置若罔闻,反而一次次吻得更深,起初的轻柔愈发暴烈,大有把她吃拆入腹的架势。温屿固定住她的后脑,将她整个人往前送了送,唇瓣再次相贴,含烟的嘴唇被他含在口中,用牙齿慢慢厮磨,这场近似于煎熬的“酷刑”持续了将近五分钟,他才肯放过她,又依依不舍地在她唇上停留好一会,之后竟主动提起刚才被他止住的话题:“姐姐,你想跟我说什么?”
    他的神情过于平静,甚至平静得超乎寻常,这给含烟的感觉很不好,缓了缓打乱的呼吸节奏,她声线回归往常的清冷:“我要走了。”
    他先是一怔,然后温柔地笑了,凑上前吻了吻她:“去哪?”神情明显认为她在和他玩笑,于是继续说道,“去哪都没关系,我和你一起。”
    说着执起她的手,配上他说得这句承诺,当真像是应了那句诗词: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而现实往往是残酷又无情的,也许过了今晚,他们就会变成最为熟悉的陌生人,从此再不会见面。
    这时桥上途经一辆跑夜车的出租,朝他们摁了摁喇叭,也是询问是否需要坐车,司机打开车窗,见两人没有动作,便知晓自己或许又要跑上一圈才能接到生意,路过他们身边后车速紧跟着快了起来。
    发动机的声音在耳畔嗡鸣,许久才散,这也些许缓解了二人之间略显沉闷的气氛,半晌,含烟抬了抬眼:“温屿,我们分开吧,好聚好散,我不会纠缠你,所以我希望你同样如此,能互相留个体面。”
    她多会啊,好话都让她说了。好聚好散,留个体面,仅仅凭三言两语就想和他划分得干干净净。可是凭什么呢,当初是她先招惹得他,如今说分开不要纠缠的亦是她,从头至尾,他甚至连一点话语权都没有。
    温屿沉默着,看似波澜不惊的眸光下正酝酿起风雨,可开口到底还是退了一步:“姐姐,我们从今天起不要吵架了,我再也不会做惹你生气的事,刚刚的话我就当没听见,我们从头开始好不好?”
    含烟静静地看着他:“我说了希望能好聚好散,你想要什么可以和我说,如果我能做到……”
    “所以还是要分开吗?”少年目光突然凌厉,双手死死攥着她的肩膀。
    “疼。”含烟皱起眉。
    “回答我。”
    “温屿……”
    他倏然低下身,开始粗暴地吻她。这是一个不含有情.欲的吻,他撕扯着她的唇,她说疼,他似乎就要以这种方式故意让她疼。
    可即便她如何无情,他依旧不能像她一样。他们之间有一点不同,他爱她,故而能够一而再再而三地退让,以至于有时在她面前卑微得失去了自我。他说,姐姐,我给你时间考虑,不分手,我什么都听你的,你让我做一条狗也可以,只要能在你身边。
    只要她不抛弃他,要他怎样都行。
    垂在身侧的手渐渐握紧,含烟话语缓慢:“我不喜欢你了,对你失去兴趣了,这么说你能懂么?”她字字句句冰冷无情,无一不在嘲讽他刚才的话究竟有多么可笑,“温屿,我最讨厌犯贱的人。”
    他停下动作,唇擦过她的侧脸,含烟朝一边偏过头,他却钳住了她的下颚,迫使含烟不得不与他对视:“…你觉得我在犯贱?”
    眼神在黑暗中,透着几分森然。
    含烟垂下眼,轻声问道:“难道不是吗?”
    一把软刀,毫不留情地捅进他的心口,鲜血流出来,仿佛能嗅到空气里隐隐的血腥气。真好,他的姐姐,总是用尽各种办法把他逼到绝路。有时候他真的很想问问她,真的有这么恨他吗,到底是多么不可原谅的恨,才会对他每一分感情弃如敝履。
    他的确是贱,都到这一步了,还奢求她能心软回头看看他,哪怕是怜悯也好。
    “姐,我只问你一句。”最后一点光亮归顺于无,温屿用手盖住她的眼睛,言语奢求地问道,“和我在一起的这些日子,除了利用之外,你有没有喜欢过我?”他知道她最会骗人了,只这一次,他多想她能对他说一回谎。
    睫毛在他掌心作乱,含烟颤了颤眼,犹疑太短,只在一秒,便转瞬即逝:“没有。”
    他笑了笑,低声控诉:“你可真够无情的。”
    含烟没有说话。
    视线受阻,在她看不见的地方,温屿面目狼狈,眼底透露着浓浓的绝望,他没放下手,半点也不想让她目睹自己这副落败的惨状。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,但我有一个条件。”过了一会,他缓缓说道。
    那股道不明的情绪又开始在心头作怪,犹豫着,含烟点了点头:“你说。”
    头抵着她的肩窝,温屿抱紧了她,手指温柔地抚摸她柔软的发丝:“和我做一次。”他气若幽兰,附在她耳后,轻声说道,“做一次,我们就分手。”
    -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