病美人(古代H) - 【平行现代.深夜火锅】中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庄怜儿看了看手机里的合照,又看了看身边的男人。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没有见到鹤红老师吗?”她顿了顿,的确也意外地说,“不过,没想到他是男人,还这么健壮。”
    手机被送回许斐手中,许斐坐到沙发上抱着她,含糊着说:“不想让你知道。”
    庄怜儿不懂:“为什么啊?”
    他亲她的锁骨,说:“鹤红是前辈,写的文章比我的好,身体也很健康,我嫉妒他……怕你……”
    怀里的男人抬起眼,讨好而恳求地看她,庄怜儿正了脸色,一把推开,口里说着:“行了,出门吃火锅吧,少给我在那里不正经。”
    话尾几句轻骂,没什么力度,只有娇斥。
    两人牵着手下楼,下完雨后,夜里吹着微凉的风,路灯倒是挺亮堂。庄怜儿的手被许斐握在手里,她低着头没有看路,而是在跟李月婵继续发微信。
    出于性格原因,李月婵在网上也很有名,前脚她刚代表自家公司吞下前未婚夫的家族产业,后脚又被人爆料,说是某小鲜肉为了她专门飞到M国看她,两人疑似恋爱,微博上说她这叫事业爱情双丰收。
    庄怜儿把爆料截图发过去,噼里啪啦打字:【真的假的?】
    李月婵很快就回来两条消息。
    【假的!没爱情,纯睡觉!】
    【娱乐圈的男人多脏啊,玩玩儿就成了。】
    庄怜儿听出她的言下之意,不好多说什么,她想了想,才继续打字:【啊,好羡慕姐姐呢,不像我,只能天天被导师骂~】
    她一边笑一边打,许斐已拉着她出了小区,见她对着手机笑,不由问她:“跟李月婵聊天?”
    庄怜儿抬头,快步追到许斐身旁,跟他并肩走。火锅店已出现在二人的视野中,店面干净温馨,门外的音响放着粤语老歌,庄怜儿听不懂粤语,不过也知道这是首经典曲目《亲密爱人》,由梅艳芳演唱,歌词相当温柔,她跟着哼了两声。
    火锅店并排还有几家烧烤店,这小区离学校很近,不少同校的学弟学妹们正在街边烧烤摊旁猜拳喝酒,一脸朝气蓬勃。
    她哼完不伦不类的两句,才笑着说:“除了她还有谁这个点跟我聊微信。”
    许斐也跟着笑,带着她进了店里。
    老板认识她们两个,打招呼过后带她们入座,庄怜儿这才重新看手机,那边的李月婵一连串发来一堆消息,先是刷屏的黑人问号表情包,然后她说:【你怎么突然这么茶啊,你男朋友知道吗?】
    庄怜儿心想,她就是跟许斐学的。
    接着李月婵以牙还牙,模仿了一段:【姐姐,你这样对我撒娇,你男朋友知道不会生气吧哭哭。】
    庄怜儿又想,那肯定是要醋的,许斐这个人醋劲大得狠。这次她只回了一个字:【哕】
    那边久久没回,估计去忙了,庄怜儿也不再看手机。
    二人聊天的这段时间,老板送来了菜单,潮汕火锅,吃的就是一个鲜字,汤底只有清汤和豆腐、萝卜这些素菜,庄怜儿盯着现切牛肉那一栏看了会儿,大手一挥:“都上一份。”
    许斐阻止:“吃不完。”
    两个人饭量都不大,庄怜儿却认真看着他:“你辛苦了。”
    话一出口,她才感到有些歧义,果不其然旁边一桌的学妹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过来。
    许斐倒是面色如常,他用只有两人才听得到的音量说:“我最近准备控制体重。”
    菜单被老板拿走,锅底最先送了上来,隔着清淡的汤气,庄怜儿迟疑地看着自己男朋友清瘦的身形,问他:“你还有可控制的地方吗?这是受了什么刺激。”
    许斐给自己舀了碗汤,小口抿了抿,抬起脸看着锅。
    “这次去研讨会,前辈们告诉我,他们以前也跟我一样瘦,”他话音一转,“不过,25岁往后,就开始脱发、啤酒肚、甚至是……”
    余下的话,许斐没说完,不过庄怜儿猜也能猜到。
    网络上盛传男人过了二十五就处处不行,庄怜儿看许斐严肃的脸色不像作假,宽慰他:“唉,咱们两个好说歹说也是研究生,你怎么能为这种网络消息焦虑呢?没有实验为基础,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    许斐盯着庄怜儿的脸,煞有其事:“我想他们不会做这个实验,据我观察,咱们学校实验楼里,二十五岁以上的男人,大多都出现了这些症状。”
    “噗——”庄怜儿忍住没笑,隔壁桌的学妹先笑了,凑过来作证,“是真的,我们也发现了。”
    玩笑过后,庄怜儿干脆坐到许斐旁边,小声:“可是你身体不好啊,再节食什么的,会不会有影响啊?”
    “我会在医生的指导下进行的,”许斐慢悠悠地说,继续语出惊人,“我只怕你以后嫌弃我年老色衰,必须从现在开始注意。”
    服务员上了菜,拿起一个捞网架在锅上,替两个人涮牛肉。
    有第叁人在,庄怜儿跟许斐没再继续说话,她盯着碗里的牛肉,不得不感叹人生奇妙。
    她跟许斐算是半个青梅竹马,两人都是从南方的S城考来的,S城就那么大个地方,他们从小上的学校都是最好的,来来回回就那么一群人混的熟悉些。庄怜儿她向来低调,与天生外向的李月婵不一样。李月婵初中就在微博晒自己养的马,高中就在小某书发自己老爸给她买的岛,然而她坦诚会说话,收获了一大批粉丝,这些社交账号也成了她变现的工具。
    而许斐出身书香门第,比庄怜儿大两岁,是出了名的体质差,中学和高中时一个月得有一半时间请假在家休养。
    庄怜儿每次看到他,他总是把校服的衬衫扣子扣得严严实实,手里不是抱着书就是抱着卷子,一脸凝重地往办公室去。
    两人说过话,次数还不少,生病的人总是惹人怜惜嘛……庄怜儿就寒暄关心了几句,如果她借了什么看不懂的书,也会问他两句,仅限于此。
    后来,身边的大部分人都出国留学,留在国内高考的许斐格外引人注意,果不其然他高分入学,两年后庄怜儿卯足了劲儿考试,在万众瞩目下考了个状元。
    她的老妈和老爹笑得合不拢嘴,就差让捐钱给学校再盖个校区。
    高兴过后,庄怜儿独身来了学校,并且跟许斐再度有了联系。其实她高二高叁那两年,许斐也经常坐飞机回来,说是回来看他爸妈,每回都要跟庄怜儿碰到面,平时也会陪她打电话,那时候她很迟钝,现在才回过味来,这不就是有点网恋的意思在里面么?
    后来的一切都水到渠成,只不过庄怜儿绝没想到许斐私底下如此有情调。
    在他第一次故作可怜时,庄怜儿还没察觉出不对劲,可次数多了,她毕竟也是网上冲浪人,对什么“绿茶”“白莲”也是很有了解。
    许斐的聪明之处就在于,他没有执着于茶言茶语,更多时候,他的所为所为在传达一个信息——他在讨好她。
    这种不加掩饰的示好的确很奏效,她经常嘴上让他正经,心里又在窃喜。
    人都是很俗气又现实的生物,尤其是外高冷正经的许斐,私底下对她各种骚话卖乖,这谁不晕呀。
    反正庄怜儿晕得厉害。
    -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